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茶百戏

非遗项目茶百戏、点茶、茶室插花,目前在新浪茶百戏传承人博客发布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毕业于福建农大茶叶专业,致力于茶百戏的实践和探索,1997-1998年赴日留学茶叶和日本花道,2004-2005外交部首位茶叶专业国际交流员派往日本长崎,用日文讲授中国茶文化一年。掌握日本茶道【里千家流】和日本花道【池坊流】。2009年首次恢复了宋代分茶技艺,2010年列入武夷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2年茶百戏相关技艺获国家发明专利。茶百戏专著《复活的千年茶艺--茶百戏》。先后在中国茶叶\茶叶科学技术等专业期刊上发表分茶论文数篇。QQ578264057,TEL,13950604181

网易考拉推荐
 
 

浅析分茶 (博主发表在《中国茶叶》上的论文)  

2010-06-09 22:09:34|  分类: 解密茶百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 未经本人允许严禁转载,特此申明

                      

浅析分茶  (博主发表在《中国茶叶》上的论文) - 茶百戏 - 茶百戏

                                              用红茶汤显现的分茶图------重山锁翠烟

2010年元旦应福建茶人之家和张天福茶叶发展基金会的邀请,在该会的新年茶话会上演示仿宋分茶(图1),在茶汤中现出吉祥二字(图2),祝茶学泰斗张天福老前辈和各位茶友新年吉祥,获得全场观众的喝彩。

"分茶"又称茶百戏、汤戏、茶戏、水丹青等,是一种能使茶汤的纹脉形成物象的古代茶艺,其特点就是仅用茶和水不用其他的原料能在茶汤中显现出文字和图像。“分茶”始见于唐代,而盛行于宋代,宋徵宗赵佶、文人陆游、李清照、杨万里无不精于分茶,留下了许多赞美分茶的诗文。可惜,这一文化瑰宝到明代以后至今就未见文献记载了。虽说都是分茶,各个时代还是有相当的差别,烹茶法与点茶法的使用就是唐宋分茶的主要区别之一。《茶经》所介绍的分茶是烹茶法,一面加热,一面制作茶汤。《大观茶论》所介绍的分茶是点茶法。以下就依据史料和实践探讨情况对分茶的释义,分茶与点茶及泡沫形成的关系,分茶中文字和图案的形成,分茶是否失传,点茶和分茶与闽北的联系等内容进行简要分析

一、 分茶的释义  

目前关于分茶的解释主要有两种观点。以日本汉学研究京都学派领袖之一的青木正儿先生为代表的提出分茶的原意是在大型容器里点茶之后再分盛到小碗里饮用。著名语言学家、辞书学家蒋礼鸿(1916~1995)先生等人则认为分茶指用沸水(汤)冲(注)茶,使茶乳幻变成图形或字迹[1]。古代的诗文对分茶形成的景象有许多描述。北宋陶谷在《荈茗录》中,曾有关于“分茶”的记载:“百茶戏  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散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之茶百戏。”描写了分茶能使茶汤形成禽兽虫鱼花草等物象。此外宋代诗人杨万里在《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诗中云:“银瓶首下仍尻高,注汤作字势嫖姚。”,详细描绘了观“分茶”的情景,这位显上人“分茶”,不但能使茶汤中出现种种奇异物象,还可使茶汤中出现气势磅礴的文字,令人惊叹。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分茶是一种能使茶汤的纹脉形成物象的古代茶艺,分茶的魅力也在于此,有别于一般的茶艺。当然,在点茶法未出现以前的分茶是很难在茶汤中显现出文字和图像的。

二、分茶与点茶及泡沫形成的关系

宋代分茶的操作首先要有点茶的基础, 分茶操作时图象的形成与点茶时茶汤的泡沫有密切的关系,没有泡沫就不可能形成文字和图案。因此分析分茶时首先就要对古代的点茶、点茶的专用工具和泡沫形成进行探讨。点茶法的出现是宋代饮茶的特点,有别于唐代的煮茶。点茶一词多见于宋人笔记,宋袁文《瓮中闲评》卷六:“古人客来点茶,客罢点汤,此常礼也。近世则不然,客至点茶与汤,客主皆虚盏,已极好笑。”关于宋代的点茶图见于南宋刘松年《茗园赌市图》(图3)图中有注汤点茶的,有持瓶的,有举杯品茶的,这是宋代街头茶市的真实写照。《大观茶论》[2]是宋代皇帝赵佶关于茶的论著,其中关于“点”的描述是:“点茶不一。而调膏继刻,以汤注之,手重筅轻,无粟文蟹眼者,调之静面点。” 由此可知,点茶就是用沸水冲点抹茶,并打成泡沫。在点茶时,先要煎水,而后将研细的抹茶放入茶盏,加入少许沸水,调成茶膏,接着再往碗中注入沸水。为了便于在注汤时控制好水流,使落水点准确,不破坏茶面,于是古人发明了注汤的专用工具---茶瓶。茶瓶又叫银瓶,汤瓶,执壶,水注等。《大观茶论》关于瓶的描述:“瓶宜金银,小大之制,惟所裁给。注汤害利,独瓶之口嘴而已。嘴之口差大而宛直,则注汤力紧而不散;嘴之未欲园小而峻削,则用汤有节而不滴沥。盖汤力紧则发速有节,不滴沥,则茶面不破。”可见,茶瓶是嘴小而易于控制水流的器物,使注水时“汤有节而不滴沥”,便于冲点。

注汤后为使抹茶与水交融成一体,需要打击和拂动茶盏中的茶汤,使之泛起汤花(泡沫),于是古人又发明了搅拌茶汤的工具---银梗,竹策和茶筅等。梅尧臣《以韵和永叔尝新茶杂言》“银瓶煎汤银梗打,粟粒铺面人惊嗟。”[3]说的是使用银质汤瓶煎汤,使用银质的梗棒击搅,使得茶汤的表面形成小米粒般的泡沫。北宋前期的史料记载当时使用匙箸等工具击搅茶汤,如蔡襄在《茶录》中就介绍了茶匙:“茶匙要重,击拂有力。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为之。竹者轻,建茶不取。”宋代丁谓在《煎茶》诗中写道:“罗细烹还好,铛新味更全。花随僧箸破,云逐客瓯圆。”描述了使用竹策——筷子搅拌茶汤。由于使用银梗、竹策等工具要使茶汤搅拌出泡沫较为费力,到了北宋末期又发明了茶筅。茶筅又称竹筅,是点茶的专用工具,在《大观茶论》里有详细记载,并频繁出现在诗文里,南宋的《茶具图赞》甚至把它作为典型的搅拌工具加以收录,名之曰“竹副帅”。元代诗人谢宗可赞美茶筅的作品《茶筅》:“此君一节莹无暇,夜听松风漱玉华。万缕引风归蟹眼,半瓶飞雪起龙芽。香凝翠发云生脚,湿满苍髯浪卷花”[4]生动地描写了竹筅击拂时泡沫形成的景象。茶筅的出现更容易使茶汤形成丰富的泡沫,开辟了点茶的新时代,也为分茶的形成和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三、分茶中文字和图案的形成

分茶的特点就是能在茶汤中显现出文字和图像,要使茶的汤花在转瞬即灭的刹那,显示出瑰丽多变的景象,需要很高的技艺。据《问俗》记载,"分茶"有两种方法:一是用“搅”的方法,因能与汤面直接接触,较易掌握;另一种是直接“注”出汤花来,很难掌握。此法被陶谷称为“茶匠通神之艺也”。陶谷在《荈茗录》中记载:“沙门福全生于金乡,长于茶海,能注汤幻茶,成一句诗,并点四瓯,共一绝句,泛乎汤表。” 描写了用“注汤”使茶汤形成文字的景象,其手法是将沸水注入盏中,使盏内形成变化多端的图象。宋代诗人杨万里在《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一诗中描绘"分茶"的情景,这位显上人"分茶"也是用“注汤作字”的方法,使茶汤中出现文字。宋代茶宴之风盛行,最高统治者宋徽宗对茶颇有讲究,不仅著有《大观茶论》,还亲自烹茶赐宴群臣。蔡京在《延福宫曲宴记》写道:“宣和二年十二月癸己,召宰执亲王等曲宴于延福宫,……上命近侍取茶具,亲手注汤击拂,少顷白乳浮盏面,如疏星淡月,顾诸臣日:此自布茶。饮毕皆顿首谢。”此文中记述的是“注汤击拂”的方法。由此可知,古人通过用“搅”或“注”的方法,可以在抹茶的茶汤中显现出文字和图像。

笔者通过实践感到,不论用“搅”的方法或用“注”的方法,原料、工具、茶水比、动作技巧都是能否成功的关键。经多年探讨与实践初步摸清了茶汤形成文字和图案的技法,根据图形的需要既可以用“搅”的方法也可以用“注”的方法或两种方法并用来做成各种文字和图像(图4)。

四、分茶是否失传

现在许多人认为分茶已失传,原因是未见有关清代后分茶的文献和实物的报道。笔者认为未见分茶的文献和实物的报道,并不能说明就失传了,只是说明我们对分茶的研究还有待深入。但点茶的专用工具竹筅却见于清代的文献中。如红楼梦第22回有对茶筅的描述:“太监又将颁赐之物送与猜着之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独迎春,贾环二人未得”。另有红搂梦第38回对茶筅的描述:“一时进入榭中,只见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各色茶具。那边有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点”。竹筅是点茶的标志性工具,有竹筅的记载,是否可说明点茶法的存在,而点茶与分茶是密切相关,清代有点茶或其工具的记载,是否也可以作为分茶存在的旁证。

五、分茶、点茶与闽北的联系

自古以来,点茶、分茶就和闽北有着密切的联系,根唐代冯贽《记事珠》记载:“斗茶,建人谓斗茶为茗战”,说明在唐代建安(今福建建瓯)一带就有斗茶这种切磋茶艺的活动。到了宋代,建安一带斗茶成风。要在斗茶中胜出自然要点出好茶,进而在茶汤中作出文字和图像,这就首先要有好的茶具和上等的抹茶,于是斗茶之盛行也极大地促进了闽北茶具和茶叶的发展。宋人点茶推崇使用建茶和建盏。宋代上品片茶主要产于福建建安的凤凰山一带,又称北苑茶[5]。据《大观茶论》记载:“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说明建瓯宋时北苑制造的龙团凤饼,已得到皇帝“名冠天下”这样至高无上的赞誉,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最初监造龙凤团茶的是福建转运使丁谓,当时有10个名品。北宋庆历七年(1047年),蔡襄任福建路转运使时,负责监制北苑贡茶,称小龙团,并著有《北苑造茶诗》。在宋代皇家及蔡襄、范仲淹、梅尧臣、宋子安、沈括、王安石、苏轼、秦观、黄庭坚等大批文人学士带动下,品饮北苑茶成为一种时尚与追求。宋子安在《东溪试茶录》中云:“又以建安茶品,甲于天下,疑山川至灵之卉,天地始和之气,尽此茶矣”,高度评价了建茶的优良品质。欧阳修有诗云:“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蔡襄在《茶录》中称:“惟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宋代周绛在《补茶经》中赞评:“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范仲淹42句叙事诗《斗茶歌》的前四句:“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这首斗茶歌生动地描绘了北宋武夷山斗茶的盛况。南宋诗人陆游在其《建安雪》中赞誉“建溪官茶天下绝”。苏辙在《和子瞻煎茶》中写道:“君不见,闽中茶品天下高,倾身茶事不知劳”。古代诗人除描写建茶外,赞颂建盏的诗词也不少。在《茶录》中,蔡襄特地推荐建窑生产的兔毫盏,他指出:“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烧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说明兔毫盏备受古人推崇的原因是釉色绀黑,与茶汤的颜色对比强烈,加上胎体厚重,保温性强,使茶汤短时间内冷却又不烫手,特别适合于斗茶。由于兔毫盏备受文人推崇,宋代诗文里赞誉之辞不绝。如苏东坡的“勿惊午盏兔毛斑,打出春瓮鹅儿酒”,黄庭坚的“纤纤捧,研膏溅浮,金缕鹧鸪斑”,杨万里的“鹧鸪碗面云萦宇,兔褐鸥心雪作泓”。这些诗句里的兔毛斑、鹧鸪斑、鹧鸪碗皆为建盏各品种的雅称。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